诊所门前坐着3个小孩-大男孩、小男孩、女孩 护士问:小朋友哪儿不舒服?大:我吞下了一个玻璃

苏格兰大名单

这个笑话比较冷,冷的意思是比较出乎意料,甚至有点黑色 幽默的意思。 大男孩才应该看医生,玻璃吃进肚子是有危险的。 小女孩和小男孩都是心里不舒服,小女孩玻璃球被大男孩吞掉了,以后没得玩了,心里难受。 小男孩呢,是因为他们三个轮流玩,还没轮到他玩,玻璃球就进了大男孩的肚子,玩不成了,心里不高兴。 哭笑不得的是护士和看到这则笑话的人,可笑的是小孩的天真,可悲的是小孩不知道跟一个玻璃球相比,大男孩的生命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我们给三个小孩对比,大男孩才应该是最值得同情的,然而,人们往往会把大男孩的遭遇看做笑料。小男孩大男孩如果看到这一点,你会为这则笑话冷笑,追问这个社会怎么了 这则笑话有很强的讽刺性,让我们看到童真当中蕴含着很残忍的东西,即没有对生命主体的尊重。

其实三个孩子都在害怕。大男孩吞下玻璃球有危险来看医生,小女孩怕玻璃球出不来失去玻璃球来问医生,小男孩怕没得玩来问医生。医生说后天你们不怕脏就接着玩,因为会拉出来的没危险。

100小孩吃100平果,1男孩吃2小平果,2女孩吃1大平果,有多少个小女孩和小男孩,及大小平果各自有多少个?

星星幼儿园的小朋友人数在180至190人间,男孩与女孩的比是5:4你能知道星星幼儿园有多少名小朋友吗?急!!

请问生男孩的女士们怀孕有什么反应,感觉怎样不舒服。。还有生女孩的女士怀孕有什么反应

梦里前半有个中国小男孩后段出现个外国大男孩当然还有别人只是这两个在我身边还像我俩是一起的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在小镇的繁华地段,父母经营着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馒头店,生意不错。小时候,我的梦想就是长大以后在馒头店外支个摊子吆喝着卖馒头。每次憧憬未来的时候,大我10岁的姐姐总是笑的人仰马翻。

父母常年在店里忙碌,做家务和照顾我的任务全部落在了姐姐一个人的肩上,尽管这样,母亲看姐姐的目光总是冷冷冰冰的。我发现,母亲不喜欢姐姐。有时,我看见姐姐躲在没人的地方偷偷哭泣。

姐姐很争气,18岁那年她考取了南方一所名牌大学,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滴酒不沾的父亲足足喝了1斤白酒后,又是哭又是闹,母亲也因此看姐姐的目光柔和了许多,并说希望我以后也能象姐姐那样考上大学。

8岁的我不懂理想,但我真的希望自己长大后能在父母的馒头店外撤着嗓子卖馒头,我觉得那样的生活有劲儿,好玩,过瘾。这次,姐姐没有笑得人仰马翻,而是紧紧地将我搂在怀里,我心里暗自得意,觉得姐姐终于和我一条心了。

姐姐初次出远门,父亲放心不下送她去学校,母亲却推说店里忙,执意不肯让父亲前行。

姐姐临走的那天晚上,爬在床上哭着写着,写着哭着,哭哭写写折腾了一宿,睡意朦胧中,我问姐姐在干什么?姐姐说写日记。

姐姐去南方上大学,我也被父母送到了县城最好的寄宿小学读书。离家在外的日子里,我常常无所适从,想家想亲人。以前,我成长的每一天都有姐姐的呵护与宠爱相伴,所以,我尤其想念姐姐,姐姐也常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可是梦中的姐姐总是泪眼婆娑。我的心好痛。

我将我的梦告诉父母,母亲尖叫着说:“小妮子在千里之外享福,怎么会嚎丧?”父亲沉默着,可我分明看到他听到母亲的话后,厌恶地转过头去,目光伸向很远很远,眼睛里似乎有泪水涌动。

姐姐常有信来,我的文化水平有限,只有靠字典帮助才能勉强读完姐姐寄来的信:想我可爱的小妹,好好学习,别太贪玩,多注意身体,别乱吃零食等等诸如此类的简短文字。

在我10岁的那年冬天,母亲去学校看我,带了好多吃的用的东西,还带了一双漂亮的红棉鞋,说是表叔给我买的,说着指着身后的陌生男人对我说:叫表叔。那个男人盯着我足足看了好一阵子,我怯怯地叫了声“表叔”。那人的嘴唇直哆嗦,显得很激动,连声说好。

这是哪的表叔呢?我从未见过他,也从未听父母提起过,可我见了他的面容却觉得很眼熟。

这年寒假,姐姐在外求学两年来第一次回家,同来的还有一位高大俊朗的男生,南方的水土的确养人,天生丽质的姐姐更加光彩照人。

姐姐抱起了长高不少的我在院子里大呼小叫,转了一圈又一圈,在我的额头上亲了又亲;父亲看着我俩欢快的样子,呵呵笑着;母亲显得很淡然,虽说不是冷脸,倒也透出几分掩藏不住的寒意。

姐姐带来的男生,名叫陈晨,南方人,和姐姐同班,他们相恋一年了,父亲虽然欣赏陈晨,觉得姐姐眼光不错,但对他们的校园爱情忧虑不安。陈晨真诚地告诉父亲,他爱姐姐,会对姐姐负责的。看着女儿一脸幸福的样子,父亲只好把所有的担心埋藏起来。

陈晨逗留了几日便告辞回家,临走时与姐姐难分难舍的场面我感动的一塌糊涂。我悄悄问姐姐:“你要成为他的新娘吗?”姐姐郑重地点点头。

再过两天就是春节了,母亲突然提出想回趟老家,顺便在那边过年,有十多天就回来,说家里有大丫头照料,不会有事的。

父亲沉默良久,方答应母亲回家,小男孩大男孩并劝她多买些东西回去。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眉头是紧锁的。

母亲不在,姐姐似乎轻松了许多,她忙前忙后忙里忙外时嘴里哼着好听的小调,我跟在姐姐的身后更是乐得屁颠屁颠的。

大年初一那天,我穿上了姐姐给我的新衣服,也换上了老舍不得穿的那双表叔买的红棉鞋。

姐姐看着我的红棉鞋直“啧啧”,问谁买的,我当然记得母亲的叮咛,说咱妈买的。姐姐摇着头,努着嘴连说不可能。

在姐姐的一再追问下,我实言相告,并和姐姐拉勾,让她保证不告诉父亲。姐姐显得很不经意地问我表叔长得啥样,我歪着脑袋叙述:“个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眉毛浓浓的,嘴唇厚厚的,噢,对了,额头上有道疤痕”。“额头上有道疤痕……”姐姐喃喃重复。我说完后,蹦蹦跳跳地去找伙伴们放鞭炮去了。

母亲从老家回来的那天,姐姐也准备返校,望着容光焕发,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的母亲,姐姐的眼里蓄满了火。

姐姐简单地对父亲说了声注意身体,摸着我的小脸说了声好好学习,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表叔常去学校看我,陪我聊天,做游戏,给我买好吃好玩儿的东西,我打心眼儿里喜欢表叔,许多心里话也愿对表叔说,表叔成了我的好朋友。

但表叔每次离去时都再三叮咛我,别告诉父母他看过我,我很仗义地表示:决不出卖朋友,一定保密。

有次父亲去学校看我,那是上寄宿学校三年来,父亲第一次去学校看我。值班室的老师傅问父亲是我什么人,父亲说是雪儿的爸爸,老师傅连连摇头:“不像,真不像,前几次来的那个男人倒挺像的。”父亲正欲问老头儿怎样的男人时,恰逢表叔也去了学校,老师傅热心地招呼表叔:“来看白雪儿啦。”表叔愉快地应声:“是啊,大叔,您老好啊?”当父亲走到表叔面前,表叔惊慌的眼神和尴尬的笑容顿时激怒了父亲。

在校外的树林里,两个男人有着怎样的交谈或者怎样的较量,我均不得知。但从那以后,父母之间多了一些争吵和冷漠。有好多次,我发现,晚上早睡的父亲总在半夜独坐院内饮酒,长吁短叹,而向来坚强的母亲也常常暗自流泪。

那年冬天,父亲早早地关了馒头店。告诉母亲他要去省城看望几年未见的他唯一的妹妹,然后再去南方看看大女儿;母亲可以带我回老家,大家都出去走走,散散心。

父亲怎么了?没什么要紧的事他可从不轻易出远门啊。去看姑姑和姐姐?也许看姑姑和姐姐是件要紧的事,我暗自猜测。

姑姑在省城工作,在我的记忆里,姑姑只来过我家两三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不曾留宿;姑姑虽不常来,但经常会寄来钱物,补贴家用。这给家境不是宽裕的我们很大的帮助。父亲也很少去看姑姑,但他经常给姑姑写信,一写就是几大页,听母亲讲,父亲和姑姑的感情一直很好。

父母的老家在离省城较远的山区,我从没去过。听说可以去老家,自然兴奋不已。据母亲讲,父亲的家里现在已没什么至亲的人了。她家里倒有我舅舅、舅妈及两个表哥。

父亲走了以后,我便急切地盼望母亲早点动身带我去老家。过了好几天,母亲也没有出发的意思。我急了,催问母亲,母亲沉吟了片刻,说:“雪儿,我们去老家干什么呀?老家没人会欢迎我们的。”我奇怪地问:“为什么?舅舅舅妈不喜欢我们吗?”母亲搂着我,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个劲儿的往下掉。继而扶在我小小的肩头嚎啕大哭。

第二天,我和母亲乘车到了一个名叫新区的城市,新区市是一座新型城市,布局整齐,环境优美。一下车,我就被这座城市深深地吸引了,并且很快爱上了她。

在一间公话亭,母亲打了电话。不一会儿,表叔驱车前往,随后我们到了表叔家里,确切地说是个汽车修理厂。汽修厂规模不大,但院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十几个工人忙得不可开交。

母亲问表叔:“快过年了,怎么不给工人们放假?”表叔笑着指着院子里的车说:“大冷天都忙着赶活儿,谁不急着回家啊!快了,一两天的事。”

修理厂的一角有个小小的院落,里面陈设简单却整洁温馨,这便是表叔真正的家。母亲告诉表叔我们多呆些日子,表叔竟然像个孩子似的欢呼起来,将已经是大孩子的我抱起来举得老高老高。

在新区的日子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时光,我生平第一次吃了火锅,第一次喝了红酒,第一次坐缆车,第一次滑雪,第一次唱卡拉OK,第一次见外国人,第一次看了大学校园……许多的许多……第一次让我开了眼界,最终的结果是我决定改变卖馒头的理想。

父亲没问我们老家之行如何,母亲也没问父亲去看姑姑、姐姐的情况怎样。倒是我一个劲儿地问父亲:“见到姑姑、姐姐了吗?她们好吗?见陈晨了吗?南方美吗?”父亲摸着我的脑袋,眼中满是慈爱:“都好,陈晨也好,南方挺美的,冬天不觉得冷。”

我迫不及待地欲对父亲讲述自己出门的所见所闻,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被母亲打发出去了。

父亲似乎察觉了什么,并不追问,他怪异的目光扫过母亲躲闪的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那年“五一”长假的一天深夜,父母的争吵声惊醒了熟睡中的我。我起床,赤脚走到父母的窗前倾听。

“我不留你了,你去和林志强过吧!不委屈你了,你走吧!我白杨横竖也是个男人,我也有自尊!”父亲提高了嗓门。

“你以为我好受吗?是我欠了志强,欠他太多了,我没办法呀!志强是好人,我不能太伤他。”母亲哭着说。

“你可以伤我,你觉着欠他多了,就去偿还,我成全你。雪儿要随你,我没活说!”父亲压低声吼道。

我的内心盛满疑问、担心:父母怎么了?不要我了吗?林志强是表叔,他出事了吗……

后来,父母的战争似乎升级了,因为父亲住在东屋,母亲住在西屋。我在南屋看得真切。不同父母的屋子各自开着灯,院内被照得光亮一片,但每个人的灵魂却在黑暗中挣扎,包括我。

姐姐来信了,她大学毕业,留母校图书馆工作,陈晨继续攻读硕士。她说如果父母愿意,希望接我去南方读中学,她会照顾好我的。

母亲坚决反对:“我的女儿我来管,不用她操心,她只需管好自己。”并且,非常固执地让我在家附近的镇中学就读。

我是中学生了,已具备简单的文字功底,我能够通过信笺将我的心事传递给远方的姐姐,尽管我得到了家人太多的爱,但在沉沉的亲情里,我同样有真切的痛苦。

姐姐的来信温暖着我的心灵,字里行间流露的爱使我没有理由不努力学习,更没有理由整日沉浸在杂七杂八的不该我管,我也管不了的家庭矛盾中。在他们眼里,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我只能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表叔对我依然如故,满心满眼的慈爱。我知道他是挑起父母战争的导火线,所以我试图厌恶他,仇恨他。可不知为什么,见了他,我却像着魔一样,怎么也恨不起来。

在我14岁那年的夏天,馒头店的生意格外好,父母早出晚归,几乎没有停下来歇息的功夫,陀螺一样的转着。

有天下午,我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写作业,馒头店的伙计徐哥气喘吁吁地跑到我家:“雪儿,快!快去医院!”

医院的长廊里传来母亲凄惨的哭声,我急匆匆赶到时,还没弄清怎么回事,母亲就昏过去了。

母亲醒过来,疯了似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怪我,都怪我,他只说头晕,我以为没事儿,没想到啊,怪我,全怪我呀……”

姐姐很快从南方乘飞机赶回来了,已是省城某区区长的姑姑去国外考察,迈帕姆没能参加父亲的葬礼。

在父亲的坟前,姐姐烧完纸,冷冷地看着母亲,眼里满是仇恨,她一字一顿地说:“我恨你,你不配做我的母亲!”

母亲惊呆了,半晌,她扬起手,愤怒地给了姐姐一记响亮的耳光:“白霜儿,你听清楚了,在这个世上,我也许对不起别人,但我决没有对不起你!”

一边是生我养我的母亲,一边是疼我爱我的姐姐,我不希望她们之间任何一个人再受伤害。我哭着央求:“你们别吵了,爸爸在九泉之下会伤心难过的。”

姑姑从国外赶回来时,父亲已入土一个月了。在父亲的坟前,姑姑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母亲扶着她,同样泪如雨下。

姑姑问母亲今后的打算,母亲说:“雪儿马上升高中了,孩子的学习要紧,边走边看吧。”

姑姑握着母亲的手,缓缓地说:“亚茹姐,这么多年,太难为你了。你有委屈,就跟我说说,别怪霜儿,这孩子个性太强,我真担心啊,如果……将来……”

母亲打断姑姑的话:“白桦,放心吧,你哥临终时的嘱托我会遵守的。我永远是霜儿的母亲,不会改变。”

表叔常来看我们,曾三番五次劝母亲去新区,都被母亲拒绝:“再等等吧,雪儿要考试了,不能受影响。”表叔也一再问我是否愿意去新区上学。我说:“听妈妈的。”

姐姐常有信来,信中只字不提母亲,这让我很难过。姐姐和母亲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姐姐要恨母亲?迷雾重重,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在父亲的坟前,姐姐长跪不起,她请求地下的父亲原谅她对母亲的不尊,她说林志强去南方找她,她什么都知道了。

姐姐显得很冷静:“你永远是我的母亲,不会改变。雪儿永远是我的妹妹,也永远不会改变。”

母亲顿时紧紧抱住了姐姐,满含热泪:“懂事的好孩子,你爸爸没有白疼你,以前妈妈让你受委屈了……”

我在新区的一所重点中学上高中,母亲则成为表叔的修理厂一角的那个院落的女主人——那是姐姐撮合的结果。

我对母亲的再嫁,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因而心情郁闷。姐姐意味深长地开导我说:“雪儿,父亲已经走了,但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母亲老了,应该让她的晚年有所依靠,谁不希望自己的母亲幸福呢?母亲幸福了,做女儿的才会幸福。”

那,是什么原因使姐姐和母亲的关系如此融洽?又是什么原因使姐姐对母亲的再嫁如此宽宏大度?她们母女曾经可是水火不容的冤家啊。

表叔,不!应该是继父,继父对我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我感动于心。母亲每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唯恐我营养根不上,影响学习。别人上高中瘦了,我却越来越胖,我大呼减肥,母亲嗔怪地吓唬我:“你敢!”姐姐更是令我心情舒畅。

继父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工作之余,和母亲一起侍弄院内的花草,和母亲手牵手去公园散步,并且饶有兴趣地教母亲学打太极拳,他甚至鼓励母亲去跳老年迪斯科或扭秧歌。

爱如潮水,我像只快乐的鸟儿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飞翔。时间就在我们简单且幸福的忙碌中悄悄溜走了。

陈晨拿到硕士学位后继续攻读博士,姐姐半脱产攻读硕士,因此他们的婚事也一拖再拖。

母亲在电话里生气了:“霜儿,你都27岁了,不小了,赶春节前和陈晨必须把婚事给办了,否则,你爸地下有知,会责怪我的,孩子,这可是你爸一桩未了的心愿啊。”

春节还有半年,但母亲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早早地为姐姐准备了嫁妆,她在电话里对姑姑说,她要风风光光地打发女儿出门。姑姑更是兴奋不已,连连表示她会帮母亲一起准备。

那段日子是我们最开心最忙碌家庭争论最多的美好时光。然而,命运却和我们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拒姐姐婚期还有一周,姐姐却在车祸中丧生。

噩耗传来,母亲神情呆滞,不言不语;姑姑病倒了;我精神恍惚,置若梦中;继父心情也低落到了极点……

陈晨送来骨灰的时候,样子很吓人,头发乱蓬蓬的,两眼深陷,胡子长得把脸都遮住了半边……他悲怆地告诉大家:“霜儿上街给家人买礼物,她心太好了,她看到一个小孩的球滚到了马路中间,车来车往,那小孩什么都不顾而只管捡球,有辆车开得飞快,霜儿去救小孩,结果小孩得救了,霜儿却永远走了。”

哭声一片,我们失去了至爱的亲人,陈晨失去了亲密的爱人。上天真的不公,既然给了姐姐生命,却为何又要轻易地拿走?

姑姑在父亲的墓前,告诉父亲:“哥哥,霜儿是个好孩子,她不放心你,怕你孤单,来陪你了,你若地下有知,就好好地疼她爱她吧。”

陈晨临走时,交给我一本带锁的日记,他说:“你姐姐让我转告你,当你迈进大学的校门,再打开这本日记;无论她在日记中记录了什么,都希望你读之后,能平静地善待自己,更能平静地善待生活。”

我手捧姐姐的日记,百感交集,往事历历在目,我可亲可敬的姐姐——你在天堂一定要保重啊。

备战高考的日子里,我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我唯恐因为自己的放松而辜负了姐姐对我的殷殷期望;我总感觉到,在我的身后,姐姐那双深情的眼睛注视着我,我不能让她的眼睛里因我含有哀怨。

我终于如愿以偿——姐姐生前的大学录取了我。当我满心喜悦地迈进这所著名学府,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又是那么迫切地希望见到陈晨,让他分享属于姐姐的这份快乐。然而,他的室友告诉我,陈晨于一个月前出国。

我用颤抖的双手打开那本带锁的日记,内心无比酸楚。扉页上赫然写着:梦里花落知多少。灯下,我细细阅读:

老天!事情已过去几年了,可我的梦中又出现那个场面:额头上有道疤痕的男人和母亲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母亲从门缝里发现了我……那个男人安慰母亲,不会有事的,她不过是个9岁的孩子……

……母亲看我的目光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从前她可不这样待我,为什么呢?难道因为我知道了她的秘密?还是因为我曾经告诉了父亲……但是父亲对她一直很好,没有因为她的出轨而采取什么措施……相反,父亲叮咛我一定要守口如瓶。家丑不可外扬,我懂。

那个额头上有道疤痕的男人仿佛消失了——妹妹满月的时候来过,如今妹妹已经6岁了,但愿……我们全家的生活能归于平静。我在心中默默祈祷。

姑姑对父亲说:霜儿很聪明,一定要让她读大学;学费不用担心……我们宁可苦了自己,不能苦了孩子……

我必须努力,做好家务,带好妹妹的同时,对学习不能有丝毫的放松——姑姑如此器重我,我不能让她失望。

……我已绝望到不能直视母亲的眼睛,我该怎样努力才能重新得到母亲的爱?梦中又出现了那个场面……我恐惧不安。额头上有道疤痕的男人名叫林志强,我想找到他……几年前我偷窥,是无意的;我不想伤害母亲;事实上,我伤害了自己——我失去了世间最伟大的母爱。可是,我错了吗?

我和陈晨相爱了,同学说很阳光的一对儿,郎才女貌……我见了陈晨家人,他们很喜欢我,我要带陈晨去见我的父母,我相信父母同样会喜欢他……

妹妹长高了不少,很漂亮的小女孩儿,眼睛大大的,眉毛黑黑的,小嘴唇厚嘟嘟的……天哪!我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人——林志强!妹妹怎么长得越来越像林志强了?!难道……

罗顿

正在播放小男孩大男孩_破晓电影

威尔士国家队

三个男孩三条命。寻求幸福。Raymund是一位无忧无虑的图形艺术家,因为他突然面临着照顾他七岁的侄子Zach的责任,他充满怀疑。但在照顾扎克的同时,小男孩大男孩雷蒙德发现自己正处于与新情人蒂姆建立关系的中间,在那里他教导他接受和自尊的价值。这部扣人心弦的电影,由Paolo Rivero,Douglas Robinson和Renz Valerio主演,由Joselito Altajeros掌控,由Lex Bonife编剧。

中井贵一,藤冈靛,石田百合子,草刈正雄,佐藤浩市,小池荣子,齐藤由贵,木村佳乃,梶原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