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一个坏人但他是一个坏国王因此有人想接管

费一下33.33%的期待,先刷完《雷曼》三巨头之一的西蒙·拉塞尔·比尔当前热映的这一版《理查二世》,可能才切实体会得到什么叫做三巨头随便拉出来一位都是教科书级别的演技。

西蒙·拉塞尔·比尔(Simon Russell Beale)无疑是当今英国最重要的舞台演员之一。剑桥毕业,在爱丁堡的特拉弗斯剧院Traverse Theatre开始演艺生涯,继而加入皇家莎士比亚剧团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在RSC他第一次和导演萨姆·门德斯(Sam Mendes)合作,进而在90年代中期开始了与英国国家剧院的长期合作,演艺生涯至今荣获两度奥利弗奖和两个英国电影学院奖。他被《独立报》称作“同时代最伟大的舞台剧演员”。

既能诠释真正的威严,又可以演绎出羽毛般轻盈的敏感特质,他在大量莎士比亚经典中担纲主角的同时,也涉足许多当代作品——最近的一部力作,就是新现场下半年将要上线的萨姆·门德斯导演的口碑佳作《雷曼兄弟三部曲》(The Lehman Trilogy)。他也将才华带到了电影银幕,不管何种级别的角色他都能够给出有力的诠释,无论是《斯大林之死》中血腥的间谍杀手贝利亚,还是特伦斯·戴维斯执导的电影《蔚蓝深海》(抖森版)中抚慰妻子的丈夫。

他也是舞台高清影像的常客,《暴风雨》(皇莎版)《雅典的泰门》(NT版)《李尔王》(NT版)等莎剧中的表现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他最近出演的一部莎剧,是在阿尔梅达剧院的《理查二世》中出演这位摇摆不定的君王。

相比于《理查三世》或《亨利四世》,《理查二世》的知名度似乎更低一些。你认为这部戏如何与现代观众产生关联?

SRB:和所有伟大的莎士比亚戏剧一样,它们总是能与当今生活产生关联性。《理查二世》是一个特殊时期的开端,是玫瑰战争对英国的破坏的开始。取材于这个时期后期的剧作有点复杂,但《理查二世》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这是一个不受人爱戴的国王。他不是一个坏人,但他是一个坏国王,因此,有人想接管。这一版制作之所以有趣,是因为故事的简洁性。导演把它缩减到一个半小时,这当然是件好事,原本这是个非常冗长的剧本。这是个关于一个领袖被摒弃而后新的领袖取而代之的故事——所以你可以看到它和当下的关联性。

你曾在萨姆·门德斯执导的《空王冠》中出演福斯塔夫,所以你已经覆盖了“亨利亚特”(Henriad,学界将《理查二世》《亨利四世》上下部以及《亨利五世》当作一个系列)的中间部分,你认为这一整个系列剧作有何值得关注之处?

SRB:老实说我对理查二世的理解没有福斯塔夫深。我认为,《理查二世》以其抒情型和语言美而闻名,主人公有着非常诗意的想象力,因而通常的排演会搭配华丽的服饰和舞美。剧本在情绪上通常非常内敛,因而表达得很巧妙。在我们的制作中,它更暴力,更基础。我发现绝对令人着迷之处在于看着一个国王发展成一个“人”,这一旅程的特别之处在于,他失去的权力越多,他就变得越多。所以到最后,你觉得他已经得到很多关于什么是“人”的认识。

正如你所说,这一版制作和通常考究华丽的风格不同,你们被置于一个没有窗户的金属匣子里,你认为这一极简风格对于诠释剧本有什么意义?

SRB:我记得第一次看到这个装置时,心里惊叹了一下,这感觉就像一座监狱。在《理查二世》剧本的末尾有一段非常著名的独白——我认为这是莎士比亚最长的独白之一——他将自己的牢房和世界进行了比较。我认为导演和设计师考虑到这个牢房的意象。8名演员被关在这里无法离开,权力斗争就在这个非常狭窄的空间里。人物在密谋的时候相隔并不远,所以压迫感、偏执感、愤怒感都异常强烈。压迫式的舞台设计使得戏剧情感更加集中。

你对event cinema有何看法?同时为在场观众和各地观看直播的观众表演带来的挑战是什么?

SRB:这是一个迷人的过程。我已经完成了四五部高清影像的录制了,我记得第一次录制时我坐在更衣室里,心想“我到底该怎么办”,到底是应该为摄影机表演还是为现场观众表演?我认为如果我为相机做这件事的话,这整件事就会崩溃,因为这还是依赖于大型演出本身,而不是电影,不是吗? 制作人员非常小心,以确保还原的是剧场的体验,这意味着演员可以只为现场观众演出。我从来没有被告知要更安静地说话,或以特定的方式行动,他们希望你不要被摄影机干扰。

在看过大卫·田纳特版的《理查二世》和本·卫肖出演的BBC剧集《空王冠》版本之后,你还能否想象另一番模样的《理查二世》?

以NT Live版《李尔王》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两度奥利弗奖得主西蒙·拉塞尔·比尔(Simon Russell Beale),特拉弗斯最近在英国国家剧院上演的《雷曼兄弟三部曲》中大受好评,此次在以犀利的当代改编而闻名的阿尔梅达剧院挑战这部莎翁经典,演绎理查二世在权力倾轧下扭曲的心理。

导演乔·希尔-吉宾斯(Joe Hill-Gibbins)对这部剧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甚至删去了原作中的不少段落,集中于危险的权力运作及其心理学研究:王宫大臣们如同秃鹰一样围着理查二世的王冠,而理查时而刚愎自用,时而手足无措。舞美设计所采用的半封闭式极简舞台,如冰冷的金属盒子,将历史上硝烟四起的内战化为政治惊悚片一样的殊死搏斗。

全场一共8名演员扮演所有角色,全程没有人下场。在演员变换角色时,很少有服饰、舞台灯光、音响上的提示,这意味着你很难分辨他们谁是谁——这种辨别困难似乎也成了隐喻——在这片荒凉、闹剧一样、似曾相识的场景中,混乱是唯一的概括。其他所有角色都是由其余6个人扮演的,有的人总是在演对权力赤裸裸的渴望,有的人是对不同权力的相同忠诚。他们仅有的道具是几个水桶,桶里装着水、泥土和“血”,用以互相泼洒。两个君王之间的竞争,导致整个英国的混乱状态。

特拉弗斯学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